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朋友圈说说 » 师说中表达写作目的的句子

师说中表达写作目的的句子

阅读数:1人阅读

1. 谈《师说》《师说》试说说作者的观点在当时有那些进步意义,在今天


韩愈作《师说》的时候,有人以为是在唐德宗贞元十八年(802),这大致是可信的.这年韩愈35岁,刚由洛阳闲居进入国子监,为四门学博士,这是一个“从七品”的学官.但他早已有名.他所提倡和不断实践的古文运动,在那一两年内,正走出少数爱好者的范围,形成一个广泛性的运动,他俨然成为这个运动的年轻的领袖.他用古文来宣传他的主张.维护先秦儒家的思想,反对当代特别盛行的佛老思想;提倡先秦两汉的古文,反对“俗下文字”即魏晋以来“饰其辞而遗其意”的骈文:这就是古文运动的内容.这个运动所以逐渐形成于唐德宗统治的后期,是有现实的社会条件的.它是为维护唐王朝的统一、反对藩镇割据的政治目的服务的.而这除军阀、大地主外,正是当时广大社会阶层的现实利益的要求.韩愈的积极努力,对这个运动的开展与形成,起了不断促进的作用.就古文来说,他不仅自己刻苦努力,从理论到实践,表现了优秀的成绩;更重要的是他不顾流俗的非笑,努力提倡,特别表现在给青年们热情的鼓励和指示.《师说》正是这种努力所引起的一篇具有进步意义和解放精神的文章. 韩愈由于幼年的家庭教养和天宝以来复古主义思潮的影响,从青年时代起,就以一个传道的古文家自命.这也是他在科举和仕宦的阶梯上十年不能得意的一个重要原因.但是他并不悔,还愈来愈有自信.最初他到汴州参加宣武节度使董晋幕府的时候(796—798),先教李翱学古文;由于孟郊的介绍,不久又教张籍学古文.后来逃难到徐州(799),徐泗濠节度使张建封安置他在符离,又教一个青年人张彻读古书,学古文.张建封死后,仕途不通,到洛阳闲居(800—801).向他请教的青年愈来愈多,他对青年们非常热情,奖励有加.他在《重答李翊书》中说:“言辞之不酬,礼貌之不答,虽孔子不得行于互乡,宜乎余之不为也.苟来者,吾斯进之而已矣,乌待其礼逾而情过乎?”为了“广圣人之道”,他以热情的、有礼貌的态度对待一切向他请教的青年,他认为这并不是什么“礼逾”和“情过”的问题.他回答许多青年的信,指示怎样做人,怎样作文.在韩愈看来,文章是作者的人格修养的表现,做人与作文应该是一致的.他进了国子监后,对待青年依然非常热情. 韩愈这样不断地同青年后学交往,给他们奖励和指示,这是魏晋以后所没有的现象,当然要引起人们的奇怪,以至纷纷议论和责难.一切向韩愈投书请益的青年便自然地被目为韩门弟子,因而韩愈“好为人师”的古怪面貌也就非常突出了.但韩愈是早有自信的,他不管人们怎样诽谤,依然大胆地回答青年们的来信.他在《答胡生书》中说:“夫别是非,分贤与不肖,公卿贵位者之任也,愈不敢有意于是.如生之徒,于我厚者,知其贤,时或道之,于生未有益也.不知者乃用是为谤!不敢自爱,惧生之无益而有伤也,如之何?”他对那些恶意中伤的诽谤,表示愤慨,也为向他请教的青年担忧.《师说》的最后一段,声明写作的由来,说这是为了一个“好古文”“能行古道”,跟他学习的青年李蟠而作的.实际上他是借此对那些诽谤者来一个公开的答复和严正的驳斥.他是有的放矢的. 在这篇文章里,他首先(第1段)肯定从古以来师对于任何人总是不可少的,因为人不能“生而知之”,谁也不能没有“惑”──茫然不解的东西.因此,他认为师并不是什么特殊人物,而是一种“传道受业解惑”的人.他还认为人人都可以为师,没有社会地位(贵贱)或年龄(长少)的限制,只问他有没有“道”,有就可以为师,所谓“道之所存,师之所存也”.接着(第2段),他慨叹古来的“师道”久已失传.现在一般人,既不能“无惑”,又“耻学于师”,所以越来越愚蠢.然后列举事例,论证这种“耻学于师”的风气实在是愚蠢而奇怪的.他说有一种人,即士大夫,对于儿子,则“择师而教之”;但对于自己,“则耻师焉”:这就是他们的不明.又有一种现象,广大的各行各业的人,即“巫医乐师百工之人”不以彼此相师为耻;而“士大夫之族”,如果有人谈到谁是师,谁是弟子,则大家共同非笑,问其理由,无非是年龄、地位云云,这又证明了他们的智慧反而在他们所瞧不起的巫医等等之下,这不是很奇怪吗?再看(第3段),“士大夫之族”所崇拜的“圣人”没有一定的师,孔子的师有郯子、苌弘等,这些人都“不及孔子”.而且孔子还说过,三个人里面,一定有一个人是他的师.因此,作者得到另一个重要的论点,师和弟子的关系是相对的,“弟子不必不如师,师不必贤于弟子”.这就是说,弟子可以为师,师也可以为弟子.所以师和弟子的关系的存在,最后结论很简单,不过是因为“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”的缘故.这也还是前文所提出的论点,即能者为师. 由此可见,《师说》不仅严正地驳斥了那些愚蠢的诽谤者,更可贵的是提出了三点崭新的、进步的“师道”思想:师是“传道受业解惑”的人;人人都可以为师,只要具有那样的能力;师和弟子的关系是相对的,某一方面比我好,在这一方面他就是我的师.这些思想把师的神秘性、权威性、封建性大大地减轻了;把师和弟子的关系合理化了,平等化了,把师法或家法的保守的壁垒打破了.这些思想是和他后来发展的“道统”思。


2. 求写《师说》中的所有通假字,文言句式,和各种词类活用,紧急


请输入你的答案。

1、通假字:x0d师者,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. “受”通“授”x0d或师焉,或不焉. “不”通“否1通假字:x0d师者,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-受:通“授”x0d或师焉,或不焉-不:通“否”词类活用:吾从而师之-师-名词作动词x0d师者,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:惑-形容词作名词:疑惑的问题、糊涂的问题x0d是故[圣]益圣,[愚]益愚-圣、愚(带中括号的那个)-形容词作名词:圣人、愚人x0d小学而大遗-小、大-形容词作名词:小的方面、大的方面x0d位卑则足羞,官盛则近谀-卑、盛-形容词作名词:卑:卑贱的人、低下的人 盛:势盛位高的人x0d古今异义:学者-古:求学的人 今:有专门学问的人x0d小学-古:小的方面 今:学校x0d众人-古:一般人 今:表示很多人x0d师者,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-所以-古:用来……的今:表示因果关系的连词x0d吾从而师之-从而-古:跟随并且 今:表目的或结果,是连词x0d句读之不知-读-古:句子中间需要停顿的地方,读dou四声 今:看着文字发出声音,读du二声x0d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,师不必贤于弟子-不必-古:不一定 今:用不着、不需要特殊句式:句读之不知-宾语前置x0d惑之不解-宾语前置x0d不拘于时-被动,状语后置x0d学于余-状语后置x0d耻学于师-状语后置。


3. 《师说》中表明老师作用的语句


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也。

师说 - 韩愈 这是韩愈在古文运动中的一篇力作,阐说从师求学的道理,讽刺耻于相师的世态,教育了青年,起到转变风气的作用。 原文 古之学者必有师。

师者,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。人非生而知之者,孰能无惑?惑而不从师,其为惑也,终不解矣。

生乎吾前,其闻道也固先乎吾,吾从而师之;生乎吾后,其闻道也亦先乎吾,吾从而师之。吾师道也,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?是故无贵无贱,无长无少,道之所存,师之所存也。

嗟(jiē)乎!师道之不传也久矣!欲人之无惑也难矣。古之圣人,其出人也远矣,犹且从师而问焉;今之众人,其下圣人也亦远矣,而耻学于师。

是故圣益圣,愚益愚。圣人之所以为圣,愚人之所以为愚,其皆出于此乎! 爱其子,择师而教之;于其身也,则耻师焉,惑矣。

彼童子之师,授之书而习其句读(dòu)者,非吾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。句读之不知,惑之不解,或师焉,或不(fǒu)焉,小学而大遗,吾未见其明也。

巫医乐师百工之人,不耻相师。士大夫之族,曰师曰弟子云者,则群聚而笑之。

问之,则曰:“彼与彼年相若也,道相似也。位卑则足羞,官盛则近谀。”

呜呼!师道之不复,可知矣。巫医乐师百工之人,君子不齿,今其智乃反不能及,其可怪也欤! 圣人无常师。

孔子师郯子(tán)、苌弘、师襄、老聃(dān)。郯子之徒,其贤不及孔子。

孔子曰:三人行,则必有我师。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,师不必贤于弟子,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,如是而已。

李氏子蟠,年十七,好古文,六艺经传皆通习之,不拘于时,学于余。余嘉其能行古道,作《师说》以贻之。